排名推广 | 企业宣传 | | 加入桌面
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娱乐动态 » 正文

逆天奇案故事:一人行凶、3人认罪,最后凭一件婚衣发现真相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1-23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大家好,我是马港真,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这事发生在十年前,河边,有个村民
XM外汇平台 http://www.xm-yyds.com

大家好,我是马港真,一个悬疑小说爱好者。

今天说一个小说里的逆天奇案。

这事发生在十年前,河边,有个村民正坐在家里喝酒、吃花生米。

酒呛了一口,他眯着眼朝河里一看。

河中飘来个东西,飘到岸边,几只狗跑了过去想要啃。

村民定睛一看,不好,是个人、一具尸体。

他慌忙赶走了狗,并且报了警。

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和法医来到了现场。

初步检验,死者为男性,年龄50岁左右,穿着蓝色夹克外套,外套上沾染了大片血迹。

在死者的肚子上、胸口,一共发现了五处刀伤,凶器可能是一把水果刀,在死者的身上捅了五刀。

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天,这是一宗谋杀案,凶手杀人后,将他抛下河,随着河水飘来此处。

死者的身份很快就确定了。

确切地说,警察没来就定了。

村民一喊有人死了,立马围上了一堆吃瓜群众,有个几公里外的小村长路过这里,凑进来一看,咦,这不是我们村的丁贵财吗?

死者是5公里外、水仙村的村民丁贵财,48岁。

人很老实,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但妻子和儿子有点“特别”。

妻子名叫何玉芬,脑子有点不清楚,有精神病。

儿子名叫苏小飞。

“苏小飞,他不姓丁?”警察问。

是啊。村长说了情况:

苏小飞是何玉芬与前夫生的,8年前何玉芬带着苏小飞改嫁到丁贵财家里头。嫁过来之后,何玉芬给丁贵财生了个男娃。原本日子过得好好的,谁知那个男娃2岁多的时候意外死了,死了之后何玉芬大病了一场,之后就疯了。

“真的很惨。”村长摇摇头,“这女人每次她一发疯,就满山乱跑。”

根据村长的口供,他昨晚还见过丁贵财。

“他过来交钱,我们村祠堂拜神各家都会合着出钱,我们还聊了几句,之后他就走了,走的时候是九点半。”

配合这一时间,推测出丁贵财的死亡时间是在昨夜10:00至凌晨左右。

第二天,警察通知苏小飞来认尸。

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个看起来秀气些,一个看起来痞一些。

“你们两个谁是苏小飞?”警察问。

长相秀气的男子先开口,他指了指一旁长头发的人说,“他是苏小飞,我是陪他来的。”

这人名叫叶俊成,是苏小飞的好朋友。

就在他手指苏小飞的时候,手臂上露出一个“茹”字的纹身。

茹?很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迎面飘来一阵味儿,警察皱了皱眉,这两个年轻人身上的烟味真大,在进来之前他们应该抽了很多烟。

为什么要抽这么多烟啊?有心事?

警察对苏小飞说,“我们在河里头发现了一具尸体,怀疑死者是你的继父,你和我进去确认一下。”

“好。”苏小飞说话声音是颤抖着的。

进了停尸房,警察拉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尸体赤裸着平躺在停尸台上。

苏小飞看了尸体一眼,眼一眨,有一个用手掩面的动作,身体朝后退了一步。

这是一个人心虚、逃避的本能反应。

苏小飞在逃避什么?警察纳闷,问,“死者是丁贵财吗?”

他吞了口口水,很小声地回答,“是。”随后放声痛哭,没有眼泪。

警察心想,虽然是继父,可你这反应太假了点,苏小飞有问题,他可能一早就知道丁贵财死了。

与此同时,水仙村。

一名警察和村长去丁贵财家。

门开着,站着个女人,手上戴着手套,拿着抹布,看样子是在做卫生。

四十出头,扎了个马尾,黑黑瘦瘦,本分老实的农村妇女,她看到村长便问,“村长,什么事?”

这名女子就是丁贵财的老婆何玉芬。

在来之前,警察了解了大致情况:

何玉芬患有精神病,不过是一阵一阵的,平时挺正常的,一发病就比较暴躁。

警察低头看到门上都是洗洁精和水,隐约有些红红的,像是血迹。

村长说:“何玉芬,你老公呢?”

“我……我不知道。”何玉芬拼命摇头。

此时她看上去就有点不正常了,用布抹着门,回避村长的眼神,“没什么事,我……我要做卫生了。”

“玉芬,你要冷静,听我说,河边发现了一具尸体可能是丁贵财,他可能已经遇害了,被人杀了,这位是警察,是过来查案的。”

“丁贵财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何玉芬突然大叫起来。

她用力抓住警察的衣服,眼睛圆瞪,说话急促,“真不是我杀的,不要抓我,我不要坐牢!”

到这里警察已经能判断出来:

这个家有可能就是丁贵财遇害的第一现场。

警察打电话找了法证部的同事来勘查,同时通知另一头要扣住苏小飞。

停尸间。

苏小飞认领完尸体正准备走的时候,警察将他按住,“和我去警局一趟。”

此时苏小飞的第一反应很奇怪,他不是怕,反而转头看着叶俊成。

叶俊成强作镇定,但他看苏小飞的眼神很怪,那种“怪”警察一时半伙形容不出来,只是觉得怪。

随后苏小飞被带到了口供房。

没有几个回合,他便交代了这件事——丁贵财的尸体是他抛尸的,不过他没有杀人。

事发经过是这样的:

案发那晚苏小飞在镇里的网吧上网,一直到了十二点才回到家,进门就看到丁贵财倒在地上,到处是血,已经死了。

当时何玉芬就坐在地上,手里颤抖地拿着一把水果刀。

何玉芬当时的精神很不正常,苏小飞问母亲怎么回事。

何玉芬一脸疑惑地看着苏小飞,她说什么都不知道。

苏小飞当时判断是母亲错手杀了丁贵财,他的第一反应是想报警。

他认为母亲是犯病期间杀人,不会承担什么责任——好像电视上是这么说的。

但电话拿起,又放下了,苏小飞想到母亲的病是反反复复的,根本不能判断她是否是在正常还是精神病的情况下杀了丁贵财。

而且——

苏小飞低下头说,“我妈就是因为丁贵财才发疯的。”

随后苏小飞说了一段往事——

何玉芬在嫁给丁贵财之后生了个男娃,叫点点。点点在两岁半时,那天何玉芬在外打工,家里就丁贵财照顾点点。丁贵财看点点睡着就跑出门想买瓶酒,家里的炉子一直煲汤没关火,窗户开着把窗帘烧着了,引发了火灾,点点在火中被烧死的。之后何玉芬抑郁成疾疯了,何玉芬一直认为是丁贵财害死了小儿子。这几年何玉芬发起疯来的时候,也有几次用刀去砍过丁贵财。

案发当日,苏小飞拿出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有精神问题杀人在法律认定上是有标准的,不好说,要是认定母亲是冲动杀人怎么办?

母亲不能有事,苏小飞不想让母亲坐牢,决定隐瞒真相。

从苏小飞说话的神色和证词中,警察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他对于母亲何玉芬是有很深的感情。

对于继父丁贵财,他从没有叫过一声“爸爸”。

“之后你做了什么?”警察问。

“我决定先把尸体抛了再说。至少离家远一点,而且被河水一冲,也会迷惑调查的方向,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

“你是和何玉芬一起抛尸的吗?”

“不是,是我一个人。”

“一个人?”警察疑惑。

丁贵财有一百五十多斤,搬着这么重的尸体去河边,一个人很困难。

“我真的是一个人!”苏小飞提高了声线。

这是欲盖弥彰,警察推断一定是有人帮他。

而这个嫌疑人警察也有了怀疑对象,就是刚刚和苏小飞一块来的叶俊成。

水仙村。

法证部门的同事对丁贵财家进行了细致的调查。

整个屋子虽然被清理过,但还是通过化学实验从墙上、地上提取到血迹,从血迹的喷溅方式判断,这里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忽然,一个警员皱了皱眉头,有个奇怪的发现——

他用镊子在门缝处夹起了一个非常小的东西,在光下一看,是一个很小的“亮片”,是那种年轻女子衣服上常有的亮片。

这是什么?

法证部门的警员在屋内搜到一把疑似有血的水果刀,这是凶器。

不过这把水果刀很新,和屋里的其他刀具并不吻合。

警察心想,这案子应该不太难查,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何玉芬。

与此同时,警察将叶俊成带到了另一间审讯室。

“你这朋友,哎……怎么做了这么傻的事。”警察递给叶俊成一瓶水。

“他怎么样?严重吗?”叶俊成接过水,手臂又露出了“茹”字的纹身。

“苏小飞涉嫌协助杀人和抛尸,是很严重的,他暂时要在拘留所里呆着,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厚衣服帮他带几件来,这天比较冷了。”

“好的,我去准备。”

“你们关系如何?”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认识有三年零两个月了。”叶俊成脱口而出。

记得好清楚啊,警察心想,看来他们的关系是真的不错。警察接着问,“案发那晚你在哪?”

“我在家听音乐。”

“听音乐?”

“嗯,我喜欢音乐。”

“那晚有见过苏小飞吗?”

“没有。”

“他有给你打电话吗?”

“没有啊!”叶俊成摇头,“我听了整晚的歌。”

录完口供,警察就放走了叶俊成,是故意的。

直觉告诉警察这起案件中叶俊成是有份参与的,但事件的主要嫌疑人还是在何玉芬和苏小飞身上。

叶俊成口风很硬,警察欲擒故纵,派人暗中跟着,看看还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三日之后,案件出现了逆转。

根据DNA鉴定,确认死者为丁贵财。

但是经过模拟行凶过程,发现在丁贵财身上的五处刀伤,从刀口的角度和“捅”的位置来说,不太可能是何玉芬捅的。

案发时,丁贵财应该是站的,去门边开门,门边有喷溅血迹。

然后凶手是从门外连续朝丁贵财捅了五刀致死。

丁贵财的身高有177cm,何玉芬只有150cm,除非她是用一种非常怪异且不顺手的姿势,把刀举在脸上,才能捅出这几刀。

丁贵财的死亡时间被更精确地推测到了夜晚十点到十一点之间。

根据半山公路的一段视频显示:

何玉芬在晚上九点半,穿着白色的睡衣披头散发跑出村口,去了山上。

她每次发病都会到山上乱跑,她跑的时候丁贵财还没回家。

从家里到山上需要一个小时,从山上回到家也需要一个小时,何玉芬并不具备作案的时间。

再回到捅死丁贵财的那五道伤痕上,判断嫌疑犯的身高应该是170cm到175cm左右。

如果何玉芬不具备作案时间,那苏小飞就很有可疑了。

然而又再次扑空,苏小飞在案发时是在镇里的网吧上网,网吧监控记录清清楚楚,他同样没有作案的时间。

案件看似陷入一团迷雾,也同时带来了新的证据。

从丁贵财刀上的位置提取到了少量的化学元素,经过鉴定是防锈油。

换句话来说,杀害丁贵财的凶器是一把刚刚买来的、擦了防锈油的水果刀。

警员们在走访山下的五金店时很快就有了发现,有个五金店老板称他会对店里所有售卖的刀具都涂上防锈油保养,在案发当日店里曾经售出过一把水果刀。

“是一个个子很高的女人买的。”五金店老板回忆说,“这女的留着齐刘海过肩的厚厚头发”。

交通部门在通过反复观看案发当晚进入村子里来往可疑人员和车辆的视频之后发现——

有一辆灰色的老款桑塔纳轿车曾经在九点四十分进入村子,在十点左右离开。

当时车上只有一个驾驶员,是个女的。

将视频放大,女子的轮廓出现在了黑白屏幕上,齐刘海的头发,化了很浓的妆。

这名女子看上去很怪异,怪异之处来自于她的那身衣服。

她应该是穿着中式古典、结婚穿的衣服,开着车,抽着烟。

大晚上的,一个女的穿着婚纱去杀丁贵财?

警察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说不出的寒意袭来。

虽然车的牌子被遮挡了,但是很奇怪,在第二日0:40,这辆车又开回来了。

这一次车上坐的就不是那名女子了。

而是叶俊成。

1:15,车再次离开村子,车上又多了一人,苏小飞。

到这里,警察大概判断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杀死丁贵财的,是一个身高一米7多,留着齐刘海、穿着婚纱的女子。而何玉芬可能是“替罪羊”。她患有精神病,回到家,看到丈夫死了,她举起刀,精神错乱,误以为是自己杀了丈夫。过了一会儿苏小飞回来,也误以为是母亲杀人,为了不让母亲坐牢,他叫了好朋友叶俊成来帮忙。叶俊成开车过来一同抛尸。

事情是梳理清楚了,可这名女凶手是谁?

她为什么会和叶俊成开同一辆车?

一查,这辆桑塔纳的车主是属于叶俊成的,他具有重大嫌疑,他肯定认识这名女凶手。

警察决定逮捕叶俊成。

他住在国道边的一栋民房,门前正停着那辆灰色的桑塔纳轿车。屋子里亮着灯。

四个警察蹲下身、猫着腰靠近屋子。

屋内传来“诡异”的乐曲声,一时想不起来歌名。

一名警察将破门用的工具架好,三名警察掏出手枪,深吸了一口气。

5、4、3、2、1...

破门的一刻,见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客厅里没人,一间卧室门开着,一张床,床上平平放着一套红色的中式古典婚纱。

叶俊成跪在地上,对着红色婚纱磕头,手机放在一边,播放着音乐《TheMindsofBillyMilligan》。

婚纱上放着一张女子的照片,叶俊成的手上有一个“茹”字纹身。

他用手抚摸着婚纱,婚纱上有很多亮闪闪的碎钻。

他相当陶醉和享受,就算看到警察他们闯了进来,也只是瞥了一眼,最后朝婚纱重重磕了一个头。

被带到警局后,叶俊成突然承认丁贵财是他杀的。

他语调不紧不慢:“我开车去了丁贵财家里,手里握着事先买好的水果刀,我敲了敲门,是丁贵财开的门,我就快速地给了他一刀,两刀,足足五刀。”

警察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这人不是你杀的,是个女的。”

“哪有什么女的,凶手就是我。”叶俊成冷笑,他的脸是抽动的,有些扭曲。

叶俊成如同活在在我世界中,有固执的控制性。

警察感觉再追问下去也无果,就换了个问题,“那你为什么要杀丁贵财呢?”

“他不同意我和苏小飞做生意。”

“做生意?”

叶俊成交代,几个月前他和苏小飞本来要合开一个修车厂,启动资金还差10万。

叶俊成提议让苏小飞的继父丁贵财去银行拿房子做担保贷款,“我和那个老头(丁贵财)说了,这钱我们会还,只要他担保贷款就行,老头不同意,我怀恨在心,就动了杀机。”

叶俊成双手捏着拳头,看得出来到现在他都没有悔意、很恨丁贵财。

警察一愣,这理由也太扯了,不借钱就杀人,而且是杀好朋友的父亲。

叶俊成把所有的罪都揽上身,是在包庇一个女人。

可这个女人究竟是谁?

“人是我杀的!丁贵财该死!”他用手重重敲击桌面,露出了手臂上的“茹”字纹身。

这个“茹”很可能就是叶俊成想要“保护”的人。

“茹”究竟是谁?

警察再次提审苏小飞。

苏小飞说他认识“茹”,是个女的,名叫小茹,是叶俊成的干妹妹。

“干妹妹?”

苏小飞点点头,“在一年多前,叶俊成看我没女朋友,说要把他的干妹妹小茹介绍给我认识的。”

“你们见过了?”

“没有。”苏小飞摇摇头,“我只是在手机里见过小茹的照片,还有和她微信聊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们聊了有多久?”

“有二三个月吧,我看她迟迟不出来见面,就觉得没意思,也没聊了。”苏小飞想起了什么,“几个月前我好像有听叶俊成告诉我,小茹生病了。”

“病了?什么病?”

“听说是得了癌症吧。”

这次审问是同步进行的。另一个房间内,坐着叶俊成。

一个有丰富心理学经验的女警带着耳麦,收听苏小飞的审讯结果。

之后对叶俊成说,“我们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凶手是小茹,你的干妹妹。”

“我恨苏小飞。”叶俊成突然开口,“他没有好好对待小茹。”

“什么?”

“我介绍我的干妹妹给苏小飞认识,他们在微信里聊天、网恋,可谁知道苏小飞这人心急火燎,一直想见面。小茹是我干妹妹,她很乖的,很听话的,我和小茹说了,一定要接触一段时间再见面。可谁知道小茹被检查出了...血癌。”

他用手抱着头,流下眼泪,“一听说小茹得了血癌,苏小飞立马就变脸了,不理小茹了,就去找了别的女朋友。这个混蛋!”

女警手里的笔停顿了一下,“这和丁贵财有什么关系?”

“丁贵财是苏小飞的爹,苏小飞的一家都不是好东西,都要死。”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苏小飞?”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下不了手杀他,只能把他爹给杀了。”

之后,叶俊成再次封口不提。

女警心想,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这个案件奇怪的地方就在于线索是一条一条跟着来的。

既然已经知道凶手是小茹,那就去找这人。

在逮捕叶俊成的时候,床头有一张女子的照片。

苏小飞的手机里有小茹的微信,调取之后发现这个微信里有几张“小茹”的照片。

两张照片是一致的。但这两张照片又和桑塔纳轿车里坐的女人长得不一样。

通过互联网人脸搜图发现,叶俊成床头的照片、苏小飞手机里的照片中的女子是假的,是盗用了网络上某韩国十八线明星的照片。

再追查下去,更加意外,小茹的微信其实是叶俊成注册的。

叶俊成一直在用小茹的身份和苏小飞聊天。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那名有着丰富心理学经验的女警再次去了一趟证物房,桌子上有各式各样的证据:

杀害丁贵财用的水果刀、叶俊成的手机。

拿起手机,里头存了很多照片,照片大多都拍得效果很差,有的还很模糊,像是偷拍的,翻了十几张,每张照片里都有苏小飞。

拿起那件红色的新娘婚纱,一个大胆地猜测在女警心中产生——

她去找了一个电脑专家,将叶俊成的头像输入电脑。

而后给头像P上了假发、化了妆。

将这个头像与桑塔纳轿车内可疑女子的照片一比对,得出的结论是,太像了。

换句话说,叶俊成就是小茹。

小茹是他幻想出来的人物。

整件事的真相,这其实是个相当复杂的心理变异过程——人格分裂。

叶俊成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他身边只有一个朋友,苏小飞。

在与苏小飞的相处中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好感,是情。

他知道苏小飞的取向正常,自己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

于是心中催生出一个人格,小茹。

为了能更多地和苏小飞接触,他说要把干妹妹“小茹”介绍给苏小飞,并且自己“幻想”自己就是小茹和苏小飞聊天。

随着聊天的加深,他发现苏小飞一直急于和小茹见面,他制造了小茹患有癌症重病的故事来考验苏小飞,结果苏小飞一下就跑了,而这也让叶俊成失望了。

当“小茹”人格在叶俊成心中褪去之后,一种结婚的冲动又产生了,他认为要留住一段情感最好的方式就是婚姻。

他去买了新娘婚纱,每天晚上在家里穿起婚纱,又脱下,满足内心爱情的异装癖。

本来这一切都不会有事。

事情就出在了丁贵财的身上,丁贵财不肯借钱让苏小飞和叶俊成做生意,还让苏小飞不要和叶俊成来往。

苏小飞此时大概也觉察到叶俊成对自己老是怪怪的,于是索性就不和叶俊成联系了。

叶俊成打了很多电话给苏小飞,苏小飞都不理他,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胡思乱想。

此时那个“小茹”人格又跑了出来,并且变异为主导人格。

还记得在逮捕前他对着婚纱重重磕头吗?

这就说明,小茹此时已是叶俊成最重要的人格,一个复仇的“女魔头”。

心中的两股声音暗暗交织。

懦弱的叶俊成小人格说,“苏小飞不理我了。”

复仇的小茹人格说,“都是丁贵财这个老家伙坏事,干掉他!只要他死了,苏小飞就会回来。”

“我不敢。”

“怕什么?我来。”

案发当日,小茹的人格再现。

“他”化了妆,开着车到了丁贵财家门口,手里拿着水果刀,喃喃念叨,“杀了丁贵财”。

“他”敲了三下门,丁贵财开了门,“他”猛地捅了丁贵财五刀,内心还在说,“这很正常,这很正常,结束了。”

在杀完丁贵财之后“他”回到家里,陷入梦里,穿着红色婚纱,手里还有刚刚沾染上的血迹。

小茹的人格褪去,叶俊成的人格恢复。

此时电话响了,是苏小飞打来的。

“俊成,不好了,我妈好像把丁贵财杀了。”

呵呵。他太了解苏小飞了,苏小飞是一个孝子,他最不能就是让他妈妈何玉芬有事。

苏小飞只要一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会来找他。

他终于找我了。叶俊成听着电话心里头异常开心,这个月无论他怎么联系苏小飞,苏小飞都不理他,而现在苏小飞终于“回心转意”来找他了。

他再次回到案发现场。

看到躺在地上的丁贵财的尸体,看到完全不知所措的何玉芬,苏小飞抓着叶俊成的手,“俊成,怎么办!怎么办?”

深夜里他们抬着丁贵财的尸体来到河岸边。

“噗通”一声,尸体被抛下河,叶俊成抽着烟,看着丁贵财的尸体随着水流远去。

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分不清此时的他究竟是谁。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按分类浏览
社会新闻 (49332) 国际贸易 (49551)
商旅生涯 (49604) 经济管理 (49772)
行业资讯 (49910) 娱乐动态 (49811)
 
点击排行